Saturday, October 29, 2011

再回首Ns的日子

今天blogwalking,走啊走就走到了一个NS朋友的blog。看了看,就看到2009年哪里去了,当然,包括了NS的生活,里头有几个blog有我的名,我越看我越想哭,越看我就越愧疚,他把我越写越好,我更是很难受,为什么?因为之前我和他有一个小小的误会,就因为这个误会,让我做了一个很笨,很不负责任的行为,我提早出营。我不想面对这个人,我一和他说话,我不知道要说什么,也不想和他说话。可是我才知道这只是一个误会,他当初也和我道歉了,是我不领情罢了,回想那时的我真的很小气,可是之后我们还保持联络,也没必要生气那么久啦。对不起,是我太固执了。

然后我document看NS的照片和特制的video,我以为我会很冷静地看,我以为我的情绪不会在波动了,因为2年多已经过去了,我的感觉应该会随着时间的过去而冷淡了,看来这个借口只是拿来骗我而已,我一遍遍地看,我的眼泪很不争气地留下来,原来我还没忘记啊。我的记忆已经慢慢地消失了,有些画面我要看了人家的blog,或者被提起才有印象,我没忘记的是那个感觉,我可以记得我在那里曾经付出我的努力,我可以记得我那时候的开心,甚至令我难过的感觉,我都还记得。

我还记得我那时候很容易生病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或许哪里是山上吧,早上特别热,晚上特别冷。我最记得我在那里的第二天,就生病了,喉咙严重地失声,我说一句话非常地吃力,medic的药都不知道是糖果还是普通的vitamin,没有效果的,结果礼拜天要跑去pharmacy买药才有效果,病了3个星期啊,这是我在Ns的第一个印象。

第二个我记得的是我的柠檬家族,也不知道为什么叫柠檬家族,好象是跟降头有关系的吧,然后柠檬可以解降头,然后就懵懵懂懂地加入了柠檬家族。其实也不错啦,我觉得他们很可爱啊,Magdalene外表看起来很冷酷,其实她是属于慢热性的,和她混熟了,会感觉到她的热情。Linda嘛,她很可爱,整天说要减肥,然后弄出了很多笑话,不知道现在她怎样,她也认识Joshua哦,同一间教会的,太巧了。秀凤,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女生,我觉得我在Ns的日子,真的是靠她度过的,每个早上,就算我有多赖床,她不厌其烦地叫我起身,从5点叫到5.30am,我很感激她为我所做的一切。Dorothy,嗯。。。。,她应该是整个柠檬家族里面最会说话的那一个了,她很聪明,也很开朗,少了她,日子不知道要怎样过,我记得有一次她生病了,我和另外一个成员(忘了是谁了)扶她到medic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那时候竟然哭了,担心吧,我记得她的身体很烫,我陪了她一整个下午,终于烧退了,我才放心。惠萍,这个小家伙,很惹人疼,她长得好像我爸爸朋友的女儿,就这样,我每次被人说偏心,只疼她一个而已,其实没有啦,她看起来就像一个12,13岁的小孩子啊,我怎么看都觉得不像18岁的少年人,哈哈,被她看到这个不知道会不会飞来美里跟我撒娇啊。。Nehz(我不会写她的名字),里面最安静的就是她了,是整个家族里我最少互动的对象,因为我不知道她和我之间相同点是什么,她整个人我看不透,我也在Ns后才开始和她混熟的,是有点慢,至少我们的关系还不错啊,她也喜欢柯南,喜欢侦探,和我一样。彩虹,和我一样,美里人,她很含蓄,羞答答的,跟秀凤最好的了,整天和秀凤拿着camera拍照,她们真的是天生一对。还有一个KL来的Huey Shan,在我眼中,她是女强人,看她走路的样子就知道了,我很喜欢和她相处,可是一和她相处,我发现我的英文变烂了,我说不出来,我有时还会请教她呢~她也很blur,不过她比我更blur,我们2个常常做blur blur的事,就好象在冲凉房里,我们的shampoo可以pass来pass去,我想外面的人看那瓶shampoo隔着一道墙飞来飞去,应该很奇怪吧,哈哈哈,最好笑的是,有一次她把她locker的锁匙lock在locker里,想了很多办法都不能解开,后来我被叫来帮忙时,我就傻傻地用我的locker锁匙去开她的locker,本来这种机率只有百分之一而已,不过看起来我们就是那百分之一,开到了,结果她冲过来抱我一直说谢谢,我也blur blur地说:you're welcomed。

嗯。。。。,我想不到其他的事了,不过我认识了很多朋友,尤其别的种族。幼稚园和小学的时候,我都读华校,所以没有太多的种族的同学,就算有,我们都是用华文交谈,到了中学更不用,整班都是华人,我的中学是国民型学校,自然学生是华人,所以更别指望我们用国文交谈,顶多用英文。所以一进到Ns,我简直就是鸡同鸭讲,她们听不懂我讲什么,我也不知道她们说什么。其实和她们相处也蛮开心的,尤其我的roommate,我学到很多东西在她们的身上也知道一些pantang。我还认识一些华人朋友,像:佩亿,银蓝,ivy,小薇,fatt,红雨,wind,诗云,June还有好多好多朋友一时想不起来(真的对不起啊,memory有限),他们都是很好相处的人。所以我在Ns的日子大多是开心地度过。。我记得诗云和银蓝是吃素的,所以有时候找她们吃饭,会被诗云命令吃菜(那时候我的偏食症实在是太恐怖了),当然现在的我会吃一些菜了,但是别指望我吃青菜,想都别想,吃长豆,苦瓜还可以接受,最不能忍受吃青菜,痛苦啊啊啊。不过刚才看了几个人的blog,我的记忆涌出了很多很多,突然间想起了很多,啊,原来我还有很多开心的回忆啊。怎么说也说不完,不知道要从何写起,太凌乱了,碎碎的回忆,这边一点,那边一点,真怀疑这2年里我是不是患上了失忆症。啊哈~

可惜提早出营,也可惜一些朋友也提早出营,不然我真的想留到最后,不知道现在他们怎样了,我的柠檬家族,我可是常常想你们的哦,甚至我写了歌,但是我不敢拿出来,因为我怕不好听,吓着你们了,当然我手头上还有一些东西还没给你们,本来应该在2年前给,可是拖到现在还没给,愧疚=(